法律咨询热线:12348
当前位置: 依法治市 > 行政复议文书公开

〔2019〕连行复第50号申请人于某勤不服被申请人连云港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案行政复议决定书

  • 时间:2020-01-22 17:44
  • 来源:市司法局
  • 阅读次数:
  • 字体:[ ]

连云港市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2019〕连行复第50号

申请人:于某勤。

被申请人:连云港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申请人于某勤不服被申请人连云港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于2019年7月11日作出的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的行政行为,于2019年7月19日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当日依法予以受理,后因情况复杂,本机关于2019年9月17日决定延期30日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行政复议请求: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信息公开答复,依法公开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或确认申请人所申请公开的信息曾经存在过。

申请人称:申请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于2019年6月24日向被申请人提交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该信息系原连云港市规划局2003年8月20日制作的并盖有市规划局执法大队印章,申请人手上有一份复印件并同时提供给被申请人)。被申请人于2019年7月11日作出《连自然公开告知(2019)34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称:“经查,我局不存在你申请的‘某某花广场违法事实’相关信息。”被申请人明知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存在过,却说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申请人当时已经告知被申请人该信息不在市城建档案馆,不在市城管局,仍在市规划局。被申请人到未保存该信息的单位去检索。被申请人如实在找不到该信息,应调查相关人员,予以确认该信息确实存在过。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的答复不属实。

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

1、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

2、时间为2003年8月20日,盖有连云港市规划管理监察大队印章的“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复印件。

被申请人称:被申请人于2019年6月27日收到申请人的信息公开申请。申请人申请公开“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并提供了名为《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印章为“连云港市规划管理监察大队”、落款时间为2003年8月20日的材料。经查,该时间阶段的规划执法类档案均保存在被申请人下属的市城建档案馆。申请人曾于2019年6月24日至市城建档案馆查询“某某花园广场违建事实”档案资料,市城建档案馆经检索关键词仅搜索到一条“某某房地产有限公司”(档案流水号97735)。该档案为原连云港市规划局对某某房地产有限公司建设瑞琪阁综合楼时,擅自改变规划许可证规定的内容而做出的立案处罚,建筑位置在某某花园广场对面,不涉及某某花园广场。被申请人依据调查了解的情况,于2019年7月11日依法向申请人作出《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并通过EMS邮寄方式(单号1196912030879)向申请人送达。

综上,被申请人的政府信息公开答复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复议机关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

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

1、信息公开申请表;

2、《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及邮寄凭证;

3、于某勤查档登记表;

4、档案检索记录;

5、连云港市城建档案处罚总目录(2003、2004年);

6、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瑞琪阁综合楼违法处罚材料。

经审理查明:被申请人于2019年6月27日收到申请人申请公开“某某花园广场违建事实”的信息公开申请,申请人在该申请中同时提供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03年8月20日、盖有“连云港市规划管理监察大队”印章的《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复印件。被申请人收到信息公开申请后,经查询和检索,未查询到申请人申请公开的信息。被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四)项规定,于2019年7月11日作出《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主要内容为:“经查,我局不存在你申请的‘某某花园违法事实’相关信息”,并通过EMS邮寄方式向申请人送达。

另查明:为了加强城市管理,维护城市秩序,规范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实施,2004年6月1日起施行的《连云港市城市管理领域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规定,连云港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是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在城市管理领域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行使城市规划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未经规划部门审批、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行政处罚权。2019年1月底,因机构改革,原连云港市规划局并入连云港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在本案审查期间,被申请人认为其于2019年7月11日作出的涉案《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的有关要求,于2019年10月16日作出《关于撤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的决定》,决定撤销涉案《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并另行作出答复,同日向申请人邮寄送达。

以上事实有被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公开申请表、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及邮寄凭证、于某勤查档登记表、档案检索记录、连云港市城建档案处罚总目录(2003、2004年)、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瑞琪阁综合楼违法处罚材料、《关于撤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的决定》,申请人提供的“某某花园广场违法事实”复印件以及本机关调取的《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连云港市城市管理领域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的决定》(2006年连云港市人民政府令第1号)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机关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部门应当建立健全本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制度,并指定机构负责本行政机关政府信息公开的日常工作”;第三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需要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个工作日……”。依据上述规定,被申请人具有对申请人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的职责。

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行政机关职权发生变更的,由负责行使有关职权的行政机关承担相应的责任。依据市政府《连云港市城市管理领域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实施办法》有关规定,原连云港市规划局关于未经规划部门审批、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行政处罚权已于2004年移交给连云港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原连云港市规划局(现连云港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已不具备该职权。申请人申请公开的2003年8月20日盖有“连云港市规划管理监察大队”印章的“某某花园广场违建事实”,依法不属于被申请人负责公开的信息,申请人可向负责行使有关职权的行政机关提出申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五)项“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五)所申请公开信息不属于本行政机关负责公开的,告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能够确定负责公开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的,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之规定,被申请人应当告知申请人涉案政府信息不属于其负责公开,并告知负责公开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名称、联系方式。而被申请人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四)项“对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四)经检索没有所申请公开信息的,告知申请人该政府信息不存在;”之规定,作出“经查,我局不存在你申请的‘某某花园违法事实’相关信息”的答复,适用依据错误,答复内容不合法。

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答复内容不合法等问题,依法应予撤销,并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答复。鉴于被申请人已经自行撤销涉案《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本机关已无再行撤销的必要,但仍需责令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答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2目之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确认被申请人作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连自然资公开告知〔2019〕34号)违法,责令被申请人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对申请人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答复。

申请人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本决定书15日内向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10月17日